返回后记(二)  穿成反派的病美人妹妹[穿书]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秋兰是在一个夏夜走的,无病无痛,她年龄已经很大很大了,身子骨也一直不好,能活到这个岁数,并且最后自然逝去,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按照南荞风俗,这叫喜丧,不应该感到悲伤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鹿念在听到这个消息时,依旧心神一震,她知道秋兰对秋沥的意义。

    她心里很乱,想着没有第一时间打秋沥的电话,而是打给了赵雅原。

    毕竟,从某种意义上,赵雅原甚至也可以算是秋兰带大的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,男人声音很平静,“是喜丧,迟早的事情,她走的时候没有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鹿念心稍微放下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带她回南荞。”赵雅原说,“是阿婆的遗愿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秦祀回来了,在门口听她打完电话。

    鹿念脸色愁容还没消褪,她靠在他怀里,闷声闷气道,“怎么办啊?你说,我要不要一起去南荞?”

    秦祀垂着眼,“他没那么脆弱。”

    鹿念,“雅原?”

    看他神色,她说,“他我不太担心,我是怕小秋……我怕他钻牛角尖。”

    秋沥性格如此,赵雅原和他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这种担心,在赵雅原晚上打电话过来,告诉她,秋沥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间里,手机也关机了,说他不想见人,想一个人暂时安静一下后,达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她这段时间,正结束了一个画稿,终于闲了下来,原本是准备再等等秦祀,俩人一起出去度假,不料还没来得及,这边就出了个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鹿念情绪遮掩不住,一直到了晚上,她还是话少,整个人恹恹的。

    秦祀看在了眼里,“明天,你和他们一起回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反对?”鹿念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他们婚后,一直到现在,就没怎么分开过,秦祀似乎是想把之前那些时间都弥补回来一般。

    这次如果要去南荞,她少不得至少三天不能回来,而且,把之后的度假计划都打乱了,她知道秦祀挺期待的,这段时间一直在加班加点工作,想快点做完陪她出去玩。

    而且,去南荞,如果就是明天,秦祀也没法和她一起去,早一个月,他约了个重要合同,时间就在明天,他肯定脱不开身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他说,“记得按时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鹿念一口答应。

    “没有不高兴?”她问。

    毕竟,她也知道,为了赵雅原和秋沥的事情,耽搁他们的度假计划,而且还得又分开,她怕秦祀心里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他在她面颊上亲了一下,低声说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话也是听不得的,鹿念知道,他老早就习惯了把情绪都牢牢收敛起来,尤其是负面情绪,基本是叫她看不出来一分一毫的。

    于是这晚上,少不得更加亲密一点。

    算是给他的补偿。

    第二天.鹿念终于见到了秋沥,他原本就生得偏单薄一些,比起之前的模样,黑眼圈没消退,整个人看着瘦了一大圈,看得出来,是真的受打击了。

    秋兰说自己不要葬礼,除去赵雅原和秋沥,她这一辈子,在这世界上本来也早已经无亲无故,惦记着秋兰以前抚养赵雅原的恩情,赵家人原本想给秋兰举办葬礼,被赵雅原阻止了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别的原因,他只是希望,老人家的最后一程,可以按照她自己希望的方式走。

    他们是在赵雅原家见面的,预备下午的飞机,带秋兰一起回南荞。

    鹿念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秋沥,只能陪着稍微说说话,谈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来分散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赵雅原家很安静。

    赵雅原看起来比秋沥好,和之前看不出太大变化,一整个家,三个大人话都不多,只有赵修宜,他年龄还小,体会不到这种生离死别给人带来的影响。

    但是,小孩子对大人的情绪感知能力其实出乎意料的强。

    他嫩感觉到,三个他喜欢的大人都不高兴,他又是个分外敏感的小孩,跟着也不敢作声,不敢再笑闹。

    还是鹿念发现了。

    她扬手叫他过来,“好久不见,修宜又长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姨姨。”小男孩乖巧的走近,给了她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鹿念想试着抱他起来,发现比起原来,真的又重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吃得多,还经常在外头野。”赵雅原说,“长了很多,你肯定抱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用抱。”赵修宜小声反驳,他爬上沙发,把自己贴着鹿念坐着,坐姿很端正,似乎是努力想显示出来,自己已经长大了。

    他性格被赵雅原养得很好,乖顺听话,也一直很是亲近鹿念。

    鹿念也喜欢他,冥冥之中,她总觉得,自己和这孩子有些缘分。

    “是,修宜长大了。”鹿念在他面颊上轻轻捏了捏。

    赵雅原,“你长大了,下午就自己去奶奶家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去奶奶家?”

    赵雅原,“我们下午都要出远门,家里没人了,谁照顾你?下午会有人来接你,到时候你自己回奶奶家。”

    他没想到的是,待他说完这句话,小男孩把自己蜷缩了起来,声音闷闷的,“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“修宜,怎么了?”鹿念发现他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小男孩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已经红了,眼泪汪汪的。

    赵雅原,“?”

    这小孩,又怎么了?

    他其实性格挺粗糙的,虽然对赵修宜好,但是本来是男人,也没结婚,心思细腻不到哪里去,不可能像幼师一样对他提供全方位九十度无死角照顾服务。

    秋沥一直没有说话,他心思是三人里面最细腻的。

    他声音有些沙哑,“带他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怕你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听原消失不见,苏清悠又去世了,苏家对这剩下的孩子不闻不问,江文茵倒是一如既往的疼爱孙子,因为大儿子和儿媳事情的打击,他们两人近年来身体也不是那么康健,所以,赵修宜大部分时间,其实是跟着赵雅原的。

    赵家自然有人议论,毕竟,以赵雅原的条件,要找什么对象找不到,他一直单身,可能就是因为被这拖油瓶绊住了。

    用人这么议论,赵修宜也不是没有听到过。

转码失败,请退出畅读看完整内容
(1/2)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