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后记(一)  穿成反派的病美人妹妹[穿书]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赵雅原打从出生起身体就很虚弱,从他有记忆起,似乎就是一直住在医院。

    各种辗转,见到的最多的,就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。

    赵听原比他大,从小听话,身体健康,很给家里人省心,也因为这样,所以小儿子的病情占据了江文茵的全副心神,自从赵雅原出生后,赵听原几乎都是交由给保姆照顾,一家老小全部目光都落在了这个病弱的小儿子身上。

    偶尔赵雅原回家时,赵听原也只是会被拉着去见弟弟,大人们都教他,“听原,你是当哥哥的,要好好照顾小雅。”

    赵雅原和他的关系也很微妙,虽然因为小时候一直被分开养育,所以赵雅原和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,他不是很容易和人亲热起来的性格,所以兄弟关系也就一直这么不咸不淡。

    后来赵雅原长大了一些,天气偶尔好一些,他被允许随着赵听原出去玩时,因为父母的嘱托,赵听原会带他一起玩,也会照顾他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赵雅原是喜欢这个哥哥的。

    再后来,赵雅原病情恶化,赵家人带着他四处求医问药,最后终于说服了江文茵,决定给他转换一个生活环境。

    赵雅原被送去湳安时,赵听原去送了他。

    小男孩苍白细瘦,他不声不响,最后把自己当时最喜欢的一个奥特曼玩具塞给了赵听原。

    赵听原把那个玩具收进了箱子里,也未曾拿出来玩过,打算等赵雅原回来时还给他,他少年老成,对玩具一贯兴趣不大。

    他那时候也没有想到,赵雅原这么一去,居然就是好几年。

    湳安的空气和水质确实比海城好,好很多,赵雅原在那适应得很好,他原本是早产儿,肺部没有发育好,湳安的气候,空气都格外适合他。

    只是,身体稍微养好一些后,他也面临了另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孤独。

    南荞镇背靠南荞山,赵雅原刚到的时候,秋兰的家还住在山里,整座山的常住人口不会超过十户,每隔几天,秋兰就会带着他下山,去南荞镇采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和肉食。

    蔬果都是自家种的。

    赵雅原在家时娇生惯养,现在也开始慢慢学着怎么给菜地浇水,打虫。

    不过,除去这些事情之外,他还有大把大把无处挥霍的时间。

    南荞镇上也有和他差不多岁数的孩子,不过,赵雅原那时不会讲本地话,穿的用的和本地小孩也不是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他身体比在家时好了不少,但是和能跑能跳,爬墙上树的南荞孩子相比,所以自然而然,有时候就会受排斥。

    赵雅原也不是很爱凑热闹的性格,他性格有些古怪,那些人不喜欢和他玩,他也不想和那些孩子一起玩。

    偶尔自己玩玩游戏,不然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,看着外头的山间小溪,一看就是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直到那天,赵雅原现在还记得,是个春夏之交,晴天,刮着微风。

    因为天气特别好,秋兰允许赵雅原稍微走远一点,只是交代他记得避开水边,不要去太陡峭的地方。

    赵雅原在家就没怎么被人管过,在南荞住了这么一段时间,他自觉对周围环境也很熟悉了,所以也是阳奉阴违,他捉了几只甲虫,又在外头撅了野菜,多随便装在自己口袋里。

    一不留神,就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他一直顺着小溪走,旁边就是高悬的峭壁,他们住的位置大概在南荞山的中间地带,赵雅原没有再往上走过,秋兰也不允许。

    所以当赵雅原看到小溪旁躺着的那个小小的人影时,手里正捏着的野菜都掉了。

    是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赵雅原在他身旁蹲下,叫了几声,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他想,不会死了吧。

    因为身体不好,从小和医院打交道,自己也在生死边缘走过一回,所以他没怎么觉得“死掉”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伸手,稍微把他翻转了一下,男孩额上还在流着血,双眼紧闭,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不过,看他似乎还在呼吸,胸口还有起伏,赵雅原那时年龄小,但是在医院时见过不少,知道这种模样,似乎应该是代表着还没死掉。

    可是叫他也没反应。

    赵雅原想了半天,把野菜扔在了他旁边,原路跑回去叫秋兰。

    秋兰迅速把那孩子弄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伤得不是很重,居然都是皮外伤。

    陆琢醒过来时,看到的就是陌生的屋顶,旁边坐着个小男孩儿,坐在高高的凳子上,晃荡着腿,正在低头看一本漫画,陆琢费力的偏过脑袋,看到他,赵雅原翻了几页,才发现他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赵雅原合上书,跳下凳子,把水递给他。

    陆琢结果,他感觉自己此刻特别的口渴,似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喝过水一般,他咕嘟咕嘟的喝下水,因为喝得太急,唇角甚至流出来了一些。

    赵雅原当少爷当惯了,也不怎么会照顾人,见他喝完。

    他问,“你会说话吗?你叫什么?今年几岁了?”

    喉咙还嘶哑着,他张嘴张了半天,“……会。”

    他记得,自己是被推下山崖的。

    绑匪知道事情即将败露后,想直接灭口,他们把他从山崖上推了下去,自己离开了南荞,拿着陆家的钱跑去了外地。

    姐姐抛弃了他。

    他脑子有些乱,可能因为头部受到了撞击,他现在还不怎么能说话,说话就容易累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命大。”秋兰说。

    因为年龄小,体重轻,他从山崖摔下,途中几次撞到了树枝,有了个缓冲,所以最后落下来时,竟然没有直接摔死,也没有受致命伤。

    秋兰原本还想再带他去看看,但是南荞镇没有医院,只有一家小诊所。

    那孩子身体好得很快,皮肉伤恢复得很好,只是不爱说话。

    秋兰问了他好多次,他叫什么名字,是不是哪家走丢的孩子,他一概不回答,后来,就答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能是撞到了头,失忆了。

    秋兰一辈子生活在南荞山上,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她已经没有亲人了,唯一的儿子在外务工,因为车祸死了,儿媳跑了,只留下一个还裹在襁褓里的婴儿,她的孙子秋沥。

    秋沥和她相依为命,一直长到了现在,一年前,他说是要出去采野菜,就再也没有回来,秋兰在家从中午等到傍晚,抓起斗笠冲进了雨里。

    她找遍了可以找的地方,南荞山实在太大,她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,秋兰对外头的世界很是排斥,她一直觉得,她的儿子,就是因为鬼迷心窍,去了外头,才会收到山神的惩罚,死在了外头,连尸体都没能回到南荞,

    她并没有去注销的秋沥的身份,偶尔有人问起时,只说是孩子出去走了一趟亲戚,把这件事情遮掩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等着秋沥回来,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不久,赵雅原来了,他和秋沥年龄相仿,身体虚弱,秋兰很快又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重心,她不遗余力的照顾赵雅原,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子。

    她对那个新来的的孩子也很爱怜。

    似乎冥冥之中觉得,南荞山带走了她的一个孩子,所以,在一年后的同一天,也给她送还了一个。

    陆琢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第一次聊天,开始于一个午后,赵雅原惯例在看着漫画,陆琢不声不响,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背后。

    他抿着唇,指着漫画书的一处,认真说,“这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赵雅原抬头看他,“你认识字?”

    他当然认识。

    陆琢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赵雅原往后翻了好几页,发现陆琢指的那个人物果然是坏人,他又问,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后面的我都看过。”

    赵雅原也并没有去想他到底在哪里看到过。

    陆琢并没有告诉他名字,是哪里人,多少岁,什么都没说,宛如真的已经把过去的记忆都丢失了。

    赵雅原对他的过去也不是很关心。

    陆琢认识字,看过漫画,会和他一起玩游戏,也讲普通话,赵雅原和他相处得很愉快。

    从这一天开始,他有了个新玩伴。

    陆琢在南荞过了一个月,身体已经基本康复,他没有半点想离开的意思,反而学着乖巧懂事的帮秋兰做事。

    他似乎非常擅长,也已经习惯了讨好别人,虽然明显不太会,但是学得很快,现在在家里擦桌子,帮忙浇菜,买盐打醋这些事情,都已经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他和秋沥模样真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都是苍白的皮肤,大大的杏眼,乖巧精致的模样。


转码失败,请退出畅读看完整内容
(1/2)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