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七十六章  穿成反派的病美人妹妹[穿书]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女子十五岁及笄,似乎一切就都变快了,仅是天历四年一年,宫里就出降了两位公主。

    驸马都还不错,一位嫁了清贵人家的长子,另一位公主是皇后所出,嫁入了爵府,俩人门当户对,天作之合。

    常宜比鹿念大两岁,已经行过及笄礼了,话里话外便有些遮不住的艳羡。

    和德帝一共有十位公主,除去皇后所出的三公主和五公主外,余下大部分都是和德帝直接指婚,尤其对于她们这种母妃早逝的不得宠公主,自己做主的余地很少,只能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常宜和鹿念嘀咕,“据说今年的探花郎特别俊美,一表人才。”

    她们也都逐渐开始到了会欣赏异性的年龄了,不过被困在深宫里,错过了殿试那天,她们没法出宫,朝臣更不可能在后宫里闲逛,自是没了见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鹿念也觉得有些好奇,她从小在这宫里长大,对外面的世界,外面的一切都都好奇。

    “过几天,我带你去看看。”常宜说,“我有办法能混进去,到时候你看看,有没有看到中意的。”她挤了挤眼,“等你及笄了,求父皇把你许配给他。”

    鹿念倒是没有多少害羞,她好奇的问,“去哪里能看?我们又不能出宫。”

    常宜竖起一根手指,“小声点,父皇马上要办宴会,据说他们都会来,到时候你换好衣服,我带你去偷偷看上一眼,不过说不了话,只能躲在屏风后看一眼。”她再三叮嘱。

    鹿念倒是无所谓能不能说上话,她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她从小念书,也看过才子佳人的话本,自然也有好奇,想见见这些众人嘴里的国之肱骨到底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中夏的傍晚,天气有些闷热,

    鹿念在宫里喂鱼,不知道是被热到了,她看起来精神不太好,鹅黄色的薄纱袖子挽起了一截,露出的手腕宛如凝脂,随意撒着鱼食,看着池子里锦鲤纷纷扑腾争抢。

    一旁随侍的啼莺给她轻轻扇着扇子,“赶明我过去拿新做的夏衣来,现在天气一天天热了,再不换,怕要中暑。”

    她比鹿念大了好几岁,平时比杏雨话少很多,但是性格素来温柔沉稳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不热。”鹿念,“父皇后日要举办宴会,常宜答应了带我一起去看。”

    她确实有些好奇

    啼莺抿嘴笑,“嗯。”

    杏雨也兴冲冲的,“状元郎尚公主的也不少呢,公主明天去看看,说不定,就能遇到一段佳缘。”

    鹿念打了个呵欠,倒是也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她只是被困在这里太久,所以对外头的新鲜事物都很好奇,虽然已经到了及笄之年,但是,她对这些事情并没无太多性质。

    “四四。”鹿念忽然想到,“你到时候,随我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一阵夜风吹过,地上树影动了下,但是依旧没有人影出现。

    鹿念左右看了看,“这里没有别人,你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么些年,她也逐渐摸出规律来了,只要周围还有外人在,他基本都不会出现,除非她出现什么危险,只有当人不多的时候,她叫他来帮忙做些什么,他才会现身。

    “鱼饵没了,懒得回屋子取。”鹿念说,“你帮我去拿盒新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杏雨暗中撇了撇嘴,她一直和这个暗卫不怎么处得来,觉得公主实在对他太过于宠爱。

    本朝公主养男宠的并不少,但是,杏雨一点不想让自家公主惹上这种放荡的传言,见他一年比一年漂亮的脸,还是觉得让他离公主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好在他平时也还算有眼色,像影子一样,无事发生时,基本能把自己的存在感完全隐匿。

    秦祀再从屋内出来时,已经拿好了鱼饵。

    鹿念招手,“送过来。”她怕他半路又跑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叫你一起过去,听到了吗?”鹿念问,“父皇亲设的宴会,来客不少。”

    她挺久没有见过秦祀了,少年长高了很多,依旧是惯常的黑衣束发,显得颀长利落,他垂着眼,看不清神情,声音落在风里,“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和德帝办的群贤宴,就在这么万人期许中来临了。

    鹿念戴着面纱,随着常宜躲在屏风后,看她给她低声指点,“那位是状元郎,不过已经有妻室。”

    是个三十余岁,面白无须的儒雅男子。


转码失败,请退出畅读看完整内容
(1/2)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