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七十四章  穿成反派的病美人妹妹[穿书]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林绍德脚步一动,几乎是本能反应,想去呵斥他,身后福康公公一张无须的白面,笑得和气,

    林绍德却硬生生止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疼呀?”鹿念小声问。

    男孩长睫颤了颤,什么也没说,垂着眼,把一切压在了眼底。

    她手掌上传来确实的暖意,轻轻柔柔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的,没有含着敌意,不会给他带来伤害的触碰。

    单纯,温暖,柔软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喜欢他。”小女孩一张小脸干净明澈。

    和德帝却再问了个耐人寻味的问题,“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林绍德背后已经滑下汗水,却什么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他怕啊,怕秦祀没有脑子,直愣愣答个不愿意,到时候,天子震怒,倒霉的只会是他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的等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愿意。”这么久没有开过口,男孩声音已经有些喑哑,说起话来,依旧几分生疏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会使用敬称,说得没头没尾,也不会谢恩,林绍德急得一头一脸的冷汗。

    好在和德帝也不甚在意,只是抚掌而笑,情绪似乎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于是,第二日,皇帝谕令正式下来时,秦祀身份变了。

    许是最后一桩心愿得到了了解,静美人在二月中旬的时候,终于含笑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端仪公主被寄放在皇后膝下继续养育,不同的是,她所住的宫里,多出了一个小暗卫。

    平时不怎么显面,大多数时候,她只要叫一声,他就会无声无息的出现。

    这是皇帝给他的特权。

    在公主出降之前,他都可以陪侍左右。

    鹿念很开心,她一直住在深宫里,没有朋友,每天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,

    而秦祀似乎什么都能帮她做到。

    天上飞的鸟,地上长的花,只要她想要,他似乎都可以弄来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他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俸禄也不是特别多,但是,她拿这笔钱,给他添置合身的衣物,她觉得他太瘦,叫人写了食谱,叫太医给他治伤。

    她一直牢牢记得静美人临终前的嘱托,要对他好,把他当成这个世界上最值得信赖的人。

    感情自然而然的流露与倾泻是遮掩不住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他而言。

    是十余年里的第一次,许许多多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和他过往刀口舔血的生活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他在灰隼营长大,忠实是被他们刻在骨子里的教导,以往,他只是木然的执行命令,但是现在,一切都像是重生了。

    他为她活着,逐渐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把她认作了自己一辈子,能毫不犹豫为之豁出性命的,唯一的主人。

    鹿念提着裙子。

    看到池子对面的一株桃花树,今春来得早,枝头已经绽放了一支早桃,开得灼灼。

    “四四,我想要那个!”小姑娘提着裙角,到底不敢下水,桃花树过高,她根本攀不到,情急之下,只好又祭出老办法。

    果然,一阵轻风拂过。

    她看到一个黑色身影,从枝杈间掠过,他身姿极其灵活,走路时几乎不会发出声音,很快摘下了那支桃花,几个呼吸间,已经再度出现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给我的?”鹿念惊喜,想要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他们身份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林绍德已经训斥过他了,叫他绝对不能再和公主有那种亲近举动,如若是公主主动触碰,也必须要躲开。

    男孩抿着唇,最后,把那支花放在了地上,随后,身影一晃,再也不见人。

    鹿念知道他话很少,平时,除非她遇到了什么危险,或者有难以解决的事情,叫他,他才会出现。

    如果无事发生,她只是想叫他出来坐着,和她喝茶聊天,是不太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如此,她枯燥乏味的生活,到底还是增添了一抹颜色。

    作为公主的贴身暗卫,秦祀身份已经脱离出了灰隼营,只是,和为了保持他武技不疏松,林绍德还是向皇帝提议,希望让秦祀依旧可以抽时间每周回营训练。

    毕竟是那么好一个武学苗子,又是学武的黄金年龄,他实在不忍心让他就这么在深宫里磋磨了时间。

    他向和德帝保证,最多只再用两年,灰隼营就再也教不了他更多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和德帝应允了。

    于是,就这样,每周他依旧会回营地内训练,只是不再参加那些任务。

    营里曾经出了名的狂犬,居然被驯服成了公主的贴身家犬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血腥味被越来越收敛起,身形也快速拔节,不再那么单薄,伤痕恢复后的一张脸,竟然惊人的漂亮,营里自然有人看不惯,嫉妒也好,愤恨也罢,各路谣言传得不堪入耳。

    秦祀也从不会掩饰,他很少会去顾忌别人的情绪。

    到现在,他所看着的,所关心的,都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觉得,公主对他好得实在过分了。”杏雨对啼莺偷偷说,她们是端仪公主的贴身侍女,自然也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毕竟,只是个小暗卫而已,等公主出降了,就不会再随侍了,不值得公主花费那么多心力。

    穿着黑衣的影子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他站在阴影里,冷冷的的看着她们,袖刀几乎已经出鞘。

    杀了她们,她会不高兴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,他收回袖刀,无声无息的消失。

    杏雨感觉到了什么,俯首一看,脸色霎时苍白,她翠绿色的薄纱袖子,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削去了一大半,破口平整。

    明显是那只阴冷可怕的小狼崽下的手。

    嫉妒心强,睚眦必报,出手狠辣,据说,小小年纪,他手里是已经沾过人命的。

    杏雨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什么都不敢再说,只在心里恨恨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等以后,公主出降了,她们都会是陪嫁侍女,到时候,看哪里还有他的位置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