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六十七章  穿成反派的病美人妹妹[穿书]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苏清悠的死讯不久传来,事情被曝光后,大半个安城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赵家时,赵听原整个人几乎崩溃。

    苏清悠已经在家留好了遗书,附带着详细的物据,她把所有事情都揽了下来,包括之前赵雅原身体忽然衰弱,以及当时他们把赵雅原囚禁在家里的手段和动机,都一一交代。

    全书里没有提到赵听原。

    只是附带了一句,她给赵修宜留了一份特别的短信,希望赵听原,等赵修宜成年后的那一天再给他。

    外头议论纷纷,都说,不娶破落女,娶妻当取贤,否则遗祸无穷,赵家原本根基深远,两个儿子也都不是败家子,惹出了这么大的丑闻,闹到了与凶杀案扯上关系,兄弟阋墙的地步,究其原因,只是因为娶了一个破落人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赵听原很是消沉,闭门不出,谁都不见。

    陆执宏还一直在医院,鹿念这段时间,和秋沥去医院看他,听闻了赵家的事情,却也只能继续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毕竟是人家的家事,和他们还有这么千丝万缕的联系,陆执宏再怎么说,也是他们的父亲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等他们再细思,不久,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,赵听原也从赵家消失了,哪里都找不到他,不久,彻底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赵家乱作了一团,赵权身子骨一直不好,收到这个消息后,他终于彻底垮掉了,比起原文里的时间线还要早,赵权死在了立秋的那天。

    因为儿子儿媳陆续闹出这种事情,虽然从小就更加偏爱赵雅原,但是赵听原毕竟也是她的儿子,十月怀胎的亲生儿子,一贯强势的江文茵也生了一场大病,在赵权丧礼后,赵如澜陪着她出国治疗。

    赵雅原肩上的担子,一夕之间,就变得重得几乎能把一个人压垮。

    秋沥现在已经开始接管陆氏了,他对外已经恢复了陆琢的名字,开始学着帮赵雅原一些忙。

    时间可以洗刷掉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秋沥发现,他对一些事情,已经再没有以往那么执着,他并不亲近陆执宏,也不会叫他爸爸,但是,陆执宏现在身体精神都格外虚弱,他们姐弟就算不想原谅他,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抛弃他。

    原本鹿念预定好的婚期,也因这个突发状况而推迟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些内疚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秦祀一直希望和她结婚,很久很久了,可是,因为种种原因,她一拖再拖,一直到现在,也没有真的和他确定婚期。

    鹿念知道秦祀性格很敏感,怕他又多想,以为她是借故拖延。

    于是,只能平时对他更好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他很好哄。

    只要多爱他一点,说出来,多表示,无论是在语言上还是行动上,他都会格外受用,虽然不说,但是心情会变得很愉悦,对她更是予取予求,甚至连亲密时,也会更加主动热烈的索求。

    陆执宏的情况终于稳定,基本已经可以出院。

    他还是想回海城,这一场浩劫过去,他变了很多,看淡了很多,野心不再,只想找个安静地方过回以往的生活,没了野心,他对秋沥和鹿念的态度也变淡了,甚至对寻找秋沥回家的事情,也根本不再热衷。

    秋沥语气很淡,“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
转码失败,请退出畅读看完整内容
(1/2)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